未晚

需要很多力量,很多傲气,或者很多爱,才能相信人的生命是有价值的,相信生命胜过死亡。

傻子与疯子

有些人看上去智商正常甚至还比常人更高更通透一点,其实内里却是个傻子愣子,认定的事情就不想去改变,也不想去拧。
有些人看上去理智尚存甚至到了明哲保身的地步,心里却还是藏着那么多疯狂的因子,要剖开自己的心。
十二点开始看,本想看到十二点半就收手,结果愣是跳着看到了四点出头。
这样的爱情,很无畏很随便,却真的是一往情深。世界上的爱情真的很多,比如说这种就是我先爱你,再爱自己。
当然,在我看来这样的人生肯定是悲剧,只是,命这种东西,违抗不了的时候总是会有那么一种悲哀萦怀。

今天准备逢魔的时候卡住了,然后我就仔细地研究了这张插画……
emmmm光哥你衣服上的血成爱心状是什么鬼呀 ˙Ꙫ˙

【光切】鬼切养成记02

02 作为主人的安慰三连
自从春日宴和另一位付丧神比试落败后,鬼切变得更加沉默了。
“赖光大人,”教导鬼切用刀的老师说,“您要不要去看看那个孩子?”
“嗯?鬼切怎么了吗?”源赖光问道。
“鬼切的胸膛和手臂上多了许多伤痕,我怀疑是他自己弄出来的。”
源赖光听后皱了皱眉头,道,“待会你让他来找我。”
“是。”教导鬼切的老师离开了。
源赖光坐在书房中,思索起鬼切的情况。“那个孩子该不会还在耿耿于怀吧?”他心道,“其实这样挺好的。”
“赖光大人,”书房内的仆人走到旁边提醒道,“李大人待会与您有约,他现在已经在客厅侯着了。”
“让他等等先。”源赖光回答。
不一会儿,鬼切的身影出现在了书房外。现在的鬼切懂礼貌多了,会先让门口的仆人请示再进来,源赖光对此满意地点点头。
“主人。”鬼切像以往一样顺从地喊了一声。
“把手伸出来。”源赖光道。
鬼切乖乖地将一只手伸出,源赖光握住鬼切的手腕,另一只手拉开鬼切手臂上的衣服,露出了手臂上一条条狰狞丑陋的伤疤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源赖光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。
鬼切低下头,回答,“这是鬼切对自己的惩罚。”
“以后不准再这样了。”源赖光道。
鬼切将头抬起,用那双明亮的眼眸看着源赖光,“主人,您说过,‘不轻易出刀,出刀就要致胜’,我上周输了,为何不惩罚我?”
“我不罚你,所以你就代替我,去惩罚自己吗?”源赖光道。
“鬼切不敢代替主人……”
“不可以有下次。”源赖光难得又强调了一遍这句话,接着吩咐旁边的仆人道,“带鬼切去找松下医生,替他治疗伤疤。”
“主人,鬼切是妖怪,这些小伤可以自动痊愈的。”鬼切语气竟然稍稍带了些强势,“我不想浪费时间在伤疤上。”
鬼切这句话说得流畅无比,仿佛理直气壮,因为按照鬼切对主人的了解,主人应该是非常欣赏这样的“利刃”的。
然而源赖光的语气却生硬了起来,“你与刀建立联系后,已经不能算是妖怪了。”
“带鬼切去松下那里。”源赖光直接对旁边的仆人下达了命令,鬼切只好乖乖地跟着仆人走了。
源赖光望着鬼切离去的背影,皱了皱眉头,“是封印的力量削弱了吗?还是早已把妖怪的身份刻进骨子里了?”

源赖光以为此事到此就应解决了,没想到第二日老师又到书房向源赖光汇报,“赖光大人,鬼切的状态很怪异。”
“他怎么了?”一连两天为此操心的源赖光依旧很有耐心地问道。
“鬼切的精神很亢奋,但是状态很差。他今天挥刀的速度比以往快很多,但是也比以往凌乱了一些,”老师严肃道,“我怀疑他最近有心事,连晚上都没睡好。”
自从冬天一过,源赖光就让鬼切自己睡了,所以对于鬼切的睡眠情况,源赖光并不知晓得太清楚。
源赖光沉思一会后道,“让厨房去准备清酒和饭团,待会送到花园去。”
“你让鬼切待会去花园。”源赖光向老师吩咐道。
此时还处于赏樱好时节,满园的绯色在微风中摇晃,偶尔落下一两个粉色精灵,在园中随风追逐着彼此。
源赖光坐在一边,鬼切端坐在另一边,中间隔着一小桌清酒和饭团。
源赖光问道,“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?”
“……练习场。”
源赖光没有继续提问,鬼切感觉主人是生气了,于是主动解释道,“我睡不着,只好再去练习。”
源赖光还是没有说话,鬼切于是继续说下去,声音逐渐变下,“对不起,是鬼切让主人当众受到了屈辱。”
看来还是因为春日宴的事情,源赖光默默想道。
“我没有觉得受辱,鬼切你的表现已经很好了。”源赖光沉声道,“对方是年长你八十年的付丧神,你能将他击伤已很难得。”
“何况,”源赖光转头望向鬼切,“我认为你秋日祭就能完全击败它,前提是你真的在努力了。”
“鬼切会努力的。”
“我说的努力,不是让你三更半夜还去消耗体力,”源赖光道,“以后练刀之事,都听从老师的吩咐。”
鬼切点点头。
“吃点东西吧。”源赖光将一个饭团放在鬼切手上,鬼切乖乖地吃了起来。
“今天好好休息。”源赖光将手放在鬼切脑袋上,堪称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,像是安慰小动物一样。
鬼切觉得今日的饭团好像混入了酒一般,简直令人昏昏欲睡。他刚有这样的感觉,身子便倾向了一边,正好落在源赖光的手臂上。
“好好休息。”源赖光将鬼切抱起来,放在了鬼切自己的床上。


【光切】鬼切养成记01小孩子可真是粘人啊

ooc有,各位大人谨慎食用~

01 小孩子可真是粘人啊
源氏宅邸的梅花沾上了冰,在灯笼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
源赖光正准备更衣睡觉,卧室的门忽然打开了,他皱了皱眉头,心道:“我该教鬼切进门前要禀报的。”
一个小小的身影穿过屏风,站在了源赖光面前。鬼切穿着毛绒绒的睡衣,夹着一个小枕头,赤着脚站着,小声地对源赖光说,“主人,一个人睡好冷。”
源赖光看着光脚的鬼切,对他说,“你就是这样子过来的?”
鬼切点点头。
“……走过来怎么不嫌冷。”源赖光心里默默道,但是源氏的风度让他没有拆穿小孩子的谎言,“先过来吧。”
源赖光蹲下来,将鬼切抱起,穿过卧室的屏风,来到门口。
“主人,”鬼切抓住了源赖光的衣襟,用委屈的眼神看着他,“我不想回去一个人睡。”
“我知道,但是……”源赖光故意停顿了一下,看着鬼切更加可怜兮兮地抓紧自己的衣襟,他轻笑了一下,“你得先去洗个脚,赤脚走过来太脏了。”
鬼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“今晚可以和主人一起睡吗?”
源赖光点点头,打开房门,向守门人道,“叫人带鬼切去洗脚。”
守门人点点头,牵着鬼切准备走了。看着鬼切赤着脚又走在冰冷的地板上,源赖光又皱了皱眉头。
“等等,”源赖光出声道,“叫人打盆热水来这里,鬼切回来吧。”
鬼切乖乖地坐在床上,让仆人给他洗脚。
“赖光大人,”仆人道,“已经洗干净了。请问还有其他吩咐吗?”
“退下吧。”源赖光在一旁道。
等到仆人退下后,源赖光才准备换一身睡袍。
“需要我帮主人吗?”鬼切依旧夹着自己的小枕头,站在床上问,“主人的衣服好像很难解开。”
“……不用,你先躺下吧。”源赖光道,心中感觉有点奇怪。他是不是对鬼切太过宽容了,以至于现在这种情况居然莫名诡异起来。
这种感觉在看到鬼切规规矩矩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睡着后消失了。源赖光心道,“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。”转眼又想到,“还是不能让小孩子太粘人,否则就太难管教了。”于是源赖光决定,明晚一定要让鬼切一个人睡。

第二天晚上,鬼切又抱着小枕头出现在源赖光面前,对源赖光道,“主人,一个人睡好冷。”
源赖光道,“我叫人给你再生一个火炉。”
“……这样还是会冷的。”鬼切嘟着嘴道。
“那再叫人给你加一床被子吧,明天我再让人给你重新做一个更暖和的睡衣。”
“……”鬼切又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源赖光,源赖光直视三秒,撇过了头。

“小孩子可真是粘人啊。”源赖光心里默默道,为旁边的鬼切捏紧了被子。

占用tag抱歉!
私心想说一件很可爱的事情,在我见过的式神当中,鬼切是唯一一个调御魂也不会偏头来看,而且在打架中也从不看战斗状态队友的

不愧是光总最爱的作品ớ ₃ờ

【霹雳脑洞】片场日常01

看到有人说,要是让弃总看到他的cp文弃总会有什么反应,于是脑洞大开地写一下小剧场~
梗为人偶=演员,避雷注意:戏内戏外弃总性格差异较大,私心认为弃总私下是一个很温柔又有点没耐心的人。

弃天帝下了戏以后,总是要先去片场角落的洗手池洗手,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。虽然众人不明白这个习惯源自于哪里,但是也不妨碍大家在这个时候来骚扰他。
今天,站在洗手池边和弃总对话的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编剧。
编剧在一旁拿着手机,装作漫不经心地道:“你知道粉丝现在都叫你什么吗?”
弃天帝正认真地除去手上的装饰,眼皮也没抬一下,答道,“上次你说过了,弃总。”
“这次他们有新的称呼了哦!你想知道吗?”
弃天帝作为一个万年不上网的人,实在对此不想知道。但是他依然耐心地追问道,“什么?”
“他们叫你便当帝哦!有没有觉得很合适?”
便当……?发便当的吗?弃天帝洗手的动作一顿,脑海中浮现某编剧喜气洋洋,左手一摞便当,右手一摞便当的模样。讨喜是讨喜,可……
弃天帝总算把头抬起来,仔细打量着旁边人的模样——眉飞色舞的神态,上扬的嘴角,发亮的眼神,还有熬夜过后不修边幅的发型和衣领。
这实在和毁灭之神没有一星半点的相关处吧,弃总在心里默默点评道。起码他打架前都会好好梳理发型。
正当弃天帝准备收回自己目光之时,编剧赶紧把自己的手机摆在弃天帝面前,道,“便当小王子,这是他们为你写的评语哦。”
弃天帝好不容易洗干净了手,是绝对不会再碰什么脏东西的了——他亲眼看见这个手机又放地上,又放场景沙堆里的,简直就是哪里随手放哪里,所以他浏览完了这一页,不伸手自己滑动而是对编剧道,“翻页。”
编剧替弃总翻到了下一页。
手机的荧光倒影在双色瞳中,弃天帝面无表情地浏览完整个页面。什么“弃天帝对苍绝对是真爱!!”、“黑弃x白弃”,甚至还有一些显示部分文段的,“弃天帝看见对方忍耐的神情,邪魅一笑,更加用力地……’、“弃天帝环绕怀中人柔软的腰肢,极具侵略性地加深了这个吻……”
“……”弃天帝把头扭回去,继续认真地洗着自己的手,但那比以往用力的洗手方式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。
人间,真的好污秽!弃总这样愤愤地想着,又想到“便当帝”这个名不副实的名号,于是心里又补上一句,“愚昧的人间!”
编剧默默收回自己的手机,拍下沉浸在暴力洗手的弃天帝的视频,传到了官方平台之上。

弃总洗完手,回到自己的家以后,看见自己的舍友白弃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白弃察觉到他的回来,调笑道,“哟,回来啦,今天过得怎么样啊?”
弃总不像以往那样应答,而是匆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他现在已经无法直视自己的舍友了……
“人间,真是污秽!”弃总在心中第一百次重复这句话。

现下状态

又一次,准备在寂静中爆炸
那根线,一边连着现在,一边连着未来

健康平和的生活,从勤去饭堂做起~

忽然短评

特别喜欢温斯特对亨特的那种感情,情深似海,要把人给溺毙了,却又不能不克制地包裹着他。
或许真是因为他爱得自制,爱得痛苦,又如此情深,所以现在想起来,反而有一种悲哀的美。这美得很浪漫,宛如一块甜与涩并有的糖块,正因为苦涩,让人铭记。